淘宝力推短视频,是不是内容创作者的金矿?(资深玩家的困境与困惑)

面对淘宝这样的新晋选手,短视频内容创作者们会有哪些期待和困惑?境遇如何?我们与三个不同类型的短视频机构聊了聊。<29亿居第二,土豆3013万排第三。

面对淘宝这样的新晋选手,短视频内容创作者们会有哪些期待和困惑?境遇如何?我们与三个不同类型的短视频机构聊了聊。

公号百万粉丝,视频作品在淘宝点击量仅为1……

“黑马公社”是致力于做it技术视频的机构,每天推送3分钟原创it视频。目前,“黑马公社”的公众号粉丝数即将突破100万,日常推文的平均阅读数在3万左右。在腾讯视频,黑马公社的视频点击量也都至少上万。

除了微信,黑马公社在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等多个平台进行内容分发。

“黑马公社”按优先级将分发渠道依次排列;由“黑马公社”提供,不代表新榜观点

此前,黑马公社的盈利模式主要是靠收会员和卖课程,为会员提供it教程,现在这方面的收入少了,于是,黑马公社也开始做起了电商,第一个产品是数据线。

今年5月,黑马公社入驻淘宝平台,注册了达人号“黑马公社”,有155个粉丝,上传了一个视频《简单一步,苹果手机双开微信》。然而,这个视频截至目前,点击量为1。这与黑马公社平时在其它平台上的视频点击量相差甚远。

拥有近100万微信粉丝,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能说明黑马公社的内容质量,但是在淘宝却仅有这么一点点的点击,这让黑马公社创始人卢阳觉得“进淘宝没什么用”。他说“除非是淘宝平台邀请,否则不会考虑再进淘宝做了。”“我想被邀请的话应该会有一些扶持政策”。

据此前淘宝短视频负责人子晗透露,通过跨平台账号打通,目前淘外拥有粉丝的大ip,将外部粉丝引入淘宝,阿里巴巴的大数据能力可以为内容ip建立粉丝画像,一个富有想象力的地方在于,淘宝可以把内容ip的短视频分发至手淘内所有符合其粉丝画像的用户,进而放大内容ip的影响力。

但如何将外部粉丝引入淘宝,这也是卢阳的一个很大困惑。

爆款频出,转化率却……

由大象映画出品的《喵小姐的100个小物件》系列短视频可以说是淘系比较典型的一种短视频类型。

视频讲述了喵小姐与100个物件的邂逅,以及每个物件背后的故事,每个视频中都介绍一个物件,导购性很强。这系列视频招到了100个商家,也被淘宝推荐进了每日好店中。

大二就开始做视频内容创业,毕业一年就拿到100万投资创办了大象映画,大象映画创始人黄伟桢更加重视变现。他认为,对于变现,思考得再清楚都不为过。

此前,大象映画出品过不少爆款,承接了大量的广告订单,这也是他们主要的变现方式。去年12月大象映画入驻淘宝,旗下开设了“青椒tv”、“情绪料理”等达人号。

在淘宝上,短视频的变现方式主要有两种:

一种是基础的cps(按成交分佣)、cpc(按点击分佣)变现模式,通过阿里妈妈选定商家品牌,在申请到的全渠道进行发布,如果得到淘宝的推荐以及用户购买转化,将获得佣金分成;

另一种是通过认领“阿里v任务”,完成商家的指定广告任务,按任务报价结算,实现内容和品牌的对接。

以《喵小姐的100个小物件》为例,大象映画表示,他们这个项目的收益主要是靠商家给的广告费用,cps的收益很少,因为转化率不是很高。而且这是专门为淘宝平台定制的视频,从内容到呈现方式都是根据淘宝平台和用户的特点来制作的,所以除了在微博上做过发布宣传外,没有在其他平台分发。

“但因为我们的品牌和口碑,在淘宝上招商还比较顺利,所以商家的广告费用还算可观,能够盈利。”

黄伟桢认为,淘宝目前尚未到爆发期,用户的习惯还没有培养起来,平台功能也不够完善,规则的变化升级在不断发生,每个新项目的推出都需要一定时间去优化,这让很多内容生产者都处在观望状态。

“淘宝上的流量不是流量,是用户,这是离钱最近的平台。”所以黄伟桢对此表示看好,他觉得,长远来看,淘宝绝对是一个很好的变现平台,只是需要给它时间。

解决视频的工业化生产方式才能更好盈利

聚焦母婴和二次元等垂直领域的青藤文化也是淘宝上很活跃的一个机构。去年,他们已经在新三板上市,旗下有“明白了妈”“熊叔厨房”等ip内容。

“淘宝的观众都是带着钱来的,看内容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消费。所以这也是离变现比较近的一个平台。”青藤文化合伙人袁海说。

看到淘宝对内容的大力扶持之后,青藤文化也开始进入淘宝平台。

一开始是去年,青藤文化制作了阿里巴巴双十一媒体发布会视频,然后于年底正式入驻淘宝mcn机构,开设“污萌少女李小白”、“明白了妈官方”、“熊叔厨房bk”等达人号,依然专攻母婴和二次元垂直领域的内容。

青藤文化在淘宝上玩得算挺溜的了。在淘宝短视频部门于今年5月组织的短视频大赛中,青藤文化有6个短视频榜上有名,并且霸占了母婴类的前三。

他们和好孩子品牌合作系列短视频《槽人妈妈》,融入好孩子口袋车的产品,创作了6集的妈妈吐槽类节目,在淘内外进行传播。

但即使与淘宝合作愉快,也不代表就能顺风顺水,淘宝有其独特的规则。

“我们主要面临着两个困境。”青藤文化合伙人袁海说到。

一是,我们以往核心的商业模式都是从品牌的市场部去合作和拿钱,而淘内的内容,最主要的客户是品牌的电商部门,或者直接是电商店铺。这使得我们在客户资源上形成了缺口,需要重新去bd和触达客户。

另外,部门的区别,使得客户对于视频的价格预期和价值预期不太一样。 以往我们外部价值30-50万的视频,对于淘内商家来说,可能只愿意出5-10万。因为他们更加关注视频的电商转化roi,而不是品牌的提升。

所以我们暂时没有主做商家的功能性短视频,而是着力和行业以及头部商家一起来做ip型短视频,形成头部价值。

都说短视频拼杀最大的硬伤是成本,那么淘宝商家出的广告费远低于市场价,这样不会亏本吗?青藤文化目前的现状是,收益不高,但基本能cover成本。

袁海认为,随着淘内视频化不断加深,短视频在各个渠道的资源越来越多,能呈现的形式越来越丰富。在各个机构把视频的工业化生产方式逐步解决和优化后,短视频在变现上会有更好的表现。

对于淘宝,他们都有些什么期待?

最后,这三位短视频创作者还表达了他们对淘宝平台的期待:

黑马公社卢阳:希望淘宝可以有更多的变现模式,除了cps、cpc以及商家广告费,还可以增加一些原创奖励,此外,希望平台能有更多的推荐机制。

大象映画黄伟桢:希望淘宝的规则能尽快定下来,好让我们能针对这些规则摸索出一条路。

青藤文化袁海:比较希望的是能结合重大的营销节点,重点做一下平台、商家和机构的内容共创。多做出一些在内容质量和变现上都有良好表现的案例,从而推动淘内的内容生态越来越好。

如果你也在蠢蠢欲动,或者已经入局,那么对于淘宝,你又有哪些期待?